问题一:为何使用草本产品?

大多数植物含有天然化学物质元素,有着愈合等物理治疗的效益。草药是最古老的保健方式。根据历史记载,草药作为药材已经有几千年之久,而且已经被广泛使用。现今科学临床试验更已证明了草药的医疗价值和安全性。因此,草药和草本产品如今蒙受大众的青睐。
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研究表明,大约80%的世界民众仍然依靠草药来治疗某种疾病,而且我们今天使用的药品约有74%含有至少一个植物学分子。(1)
草药补充剂,大体可分为单味草药补充剂和复方草药补充剂两类。草药补充剂通常用于特定功能或益处的支持,有治疗或预防疾病的作用。这些草药补充剂一般以茶类、片剂、丸剂、胶囊、液状萃取物、药酒和其他相似的形式出现。

问题二:草药补充剂是否安全?

我们可能早已意识到说,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常常会选用一些草本植物或草药作调味料, 以增添美味。譬如,享用薄荷茶或生姜茶,以及用药蜀葵根或滑榆树皮来舒缓喉咙疼痛。

大家都知道一些植物含有剧毒,还可以致命。大约2400年前,苏格拉底被判处死刑时选择饮下毒堇汁而死。虽然根据记载,一些广泛用于食品和保健品的草药可能会引起过敏反应。不过,反之,许多草药的安全使用性如今已经过科学实验与临床研究证实,均受大众的认可。

当然,这个不能解读为,每一种草药保健品与其用量均适合每位消费者。消费者必须对自己所选购的草药补充剂产品有充分的了解,以确保其效用和安全性。产品标签必须标示有关产品的正确使用指南。

问题三:草药补充剂是否有效?

几千年来,植物是一种治疗药物的主要来源,被世界各地所使用,也是传统医学治疗的根本。历史表明,很多现代西医药物都源于药用植物的化学研究,对现代西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近这几十年来,草药的临床疗效研究吸引了空前的关注。以银杏叶的研究为例,银杏叶萃取精华含主要两种活性化合物,分别是银杏黄酮和银杏内酯。标准提取的银杏精华含有24%银杏黄酮和6%的银杏内酯和低于5ppm的银杏酸。银杏酸是一种有毒性的化合物,它可能会引起过敏。科学研究已证明银杏叶萃取精华对血液体循环和微循环有显著的影响。

有活化石之美称,银杏树相信是地球上寿命最长的植物,也是6500万年前就已存在的植物物种。银杏的药用事迹记载可追溯至公元前2800最古老的中国药典《本草纲目》,也可能是世界上最广泛使用为食疗药膳的草药。因此,制造商应尽其职业操守,确保其产品所标示的疗效经科学验证。世界各地许多科学临床研究报告也显示有关各个普遍受欢迎的草药可以医治各种疾病的成效。

多项有关草药最新研究评论发表于国际医学报刊如《美国医学资讯学协会学报》(Journal of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英国医学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药用植物月刊》(Planta Medica) 以及《柳叶刀》(The Lancet)。在德国,德国卫生福利部E委员每年都会刊登有关草药使用安全性的临床研究成果的专著。最近,一些美国公司为他们的品牌产品设计临床研究。目前估计有超过1000个临床试验正在美国进行,这全为了让大家对草药有更一步的整体认识。

问题四:如果草药的效益那么好,那为何医生并不建议草药为处方?

西方医学主要通过医生对病人病症的询问,借助先进的医疗仪器设备和实验室做出对疾病准确的诊断,对病人的病症对症下药。
尽管如此,一些国家如法国、德国和中国如今已把草药纳入他们现有的医学系统里,那里的医生也开始适时综合利用草药与西药。随着现在正在进行中的草药科学临床试验和研究,我们可以预见草药发展的未来趋势,相信以后会有更多的医生将建议草药为他们常规处方之一

问题五:标准植物提取物是什么?

这里所谓的标准指的是草药标准提取物的化学成分,是多种药理活性物质按特定比例组成的集合,无论作为单味药,还是组成复方,它在质量控制方面有着无可比拟的优越性。信誉佳的草药萃取精华生产厂家将会使用高效液相色谱仪(HPLC)/紫外-可见分光光度计精确地测定所生产的产品里所含的主要药效物质有特定的定量,并保证每一批所生产的草药补充剂成品质量的可控性。原料药生产的规范化和质量标准化是草药产业的基础和关键,使质量不稳定的原药材变为有效活性物质富集程度高质量相对可控的草药标准提取物。

问题六:某些品牌标签标示着其产品含量高达数千毫克,这是否表示其药效好呢?

这不尽然。有些品牌只含未经过加工的原草药,因此只能粗糙地以千毫克的单位来定量。
只有由经过理化技术提取植物中的有效成份制剂而成的草药补充剂其成分的稳定性和定量才会准确。标准化中药提取物是指按规范化的生产工艺制得的符合一定质量标准的提取物,它包括原药材和提取物生产过程的规范化及原药材和提取物质量的标准化四个方面。简单来说,标准化提取物使用现代检测技术,有明确的定量指标。例如,40毫克的银杏萃取精华药片的有效药性成分是相等于2000毫克银杏原草药胶囊的。

问题七:草药补充剂可以与处方药品一起服用吗?是否会产生药物交互作用呢?

让我们来举例说明一下,葡萄柚汁,又稱西柚汁,是由葡萄柚(西柚)果肉榨出的果汁,略带酸味但富含维生素維C而被视为一种对健康有益的饮料。但在这近十年来,人们才发现葡萄柚汁不可与药物併用。因為葡萄柚汁中的部分类黃酮與香豆素(Coumarin)成分会抑制一种肝脏及肠道中的代谢酵素,许多常用口服药物必须依赖这种酵素进行代谢,一旦酵素作用被抑制而使代谢无法进行,这些药物将会在体内累积而超过正常浓度,可能产生副作用及毒性。这可能持续长达24小时之久。(24)与此同时,含有高维生素K的鳄梨和绿叶蔬菜也能减低稀释血液药物的效应。(25)

这些都是广大群众所不知的顾虑,但现今医疗专业人员都已意识到这些草药与西药并用时可能产生的交互作用,并定时监护患者,在保障患者用药安全方面能做到更完善的把关职责。这草药与西药并用时可能产生交互作用的知识信息现已广泛流传。药物与草药补充剂交互作用的例子包括:圣约翰草(St. John's Wort,Hypericum perforatum)被认为是肝酶诱导剂,这表示它可以减少药物在血液中的浓度,降低疗效。(26, 27) 这导致一名研究人员也告诫说:“以葡萄柚汁作为一种食品为例,各位药事人员应该了解到药物与草药之间可能潜在的交互作用。”(26)

圣约翰草与药物交互作用这项新报告引起了反响,美国草药产品协会建议含有圣约翰草的产品必须标签注明“如果用户正在服用任何处方药,需听从处方医生的建议后,方可使用。”有关圣约翰草的报告也推测说圣约翰草可能降低激素性避孕药的避孕效果,导致意外受孕。但直至目前为止,仍没有任何显示这样的实际情况已发生的报告。

然而,服用如炔雌醇和去氧孕烯的口服避孕药的女性应该理解圣约翰草与此避孕药品同时使用可能导致突破性出血或避孕失败。通过上述的例子,我们不难看出药物与食物、饮料、草药补充剂交互作用的结果可能包括延迟、减少或增强药物的吸收。虽然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服用草药补充剂基本上对药物代谢没有任何影响,但唯有靠不懈的研究,我们才能真正掌握这一方面的知识。有职业操守的食品和补充剂生产厂家均有责任为广大群众提供最新的信息和科学研究发现结果。

如今草药与西药之间的交互作用格外被重视,其中目前最受关注的是血液稀释药华法林。尽管目前的忧虑只源于某科学药理概念、一些孤立现象或尚无定论的报告,但如果您正在服用任何处方药物,我们还是鼓励在服用非处方草药补充剂之前应先征询您的医生或药剂师的同意。虽然密切监测抗凝情况和华法林效果是一项标准的医疗实践,但这些额外防范措施将有助于您的医生调配正确的用药剂量。若要理解草药补充剂与处方药物可能潜在的交互作用,您也可以咨询合格的草药专家。事实上,大多数的草药补充剂是可以与处方西药合用的,而且合用后均能收到好的治疗效果,并且呈现明显的协同作用;不仅能够增强疗效,还能减少不良反应。

举一个典型的例子,在接受抗生素疗程期间或之后使用紫锥菊,可以强化身体免疫系统能力。草药也可以减少某些药物所引起的副作用。针对奶蓟的临床研究显示,当服用抗抑郁药物时,服用奶蓟补充剂可帮助维护肝脏的正常运作。目前草药与西药之间的交互作用格外被重视,其中目前最受关注的是血液稀释药华法林。

大体上,与特定药物有类似疗效的草药一般上都不能一起服用。例如:《英国医学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上发表的一项研究(1994年进行)指出,圣约翰草几乎与标准的抗抑郁药一样有效,因此我们不建议将圣约翰草与其他抗抑郁药两者一起服用。此外,临床实验也证明锯棕榈(Serenoa serrulata & repens)对前列腺肥大有治疗功效不应与其它前列腺肥大药物一起服用。

问题八:如何选用正确的草药补充剂?

首先,您必须确保自己已获得准确的病情诊断,并向医生征询有关您可以服用的草药及其剂量的意见。接着,尽可能选择明确标注其疗效活性成分的标准提取物含量的产品。此外,您还得留意其所使用的特殊加工方法,以确保所选择的草药补充剂能够更有效地被人体吸收。您可能还要更进一步地确定这产品的药用疗效是经过临床实验证明的。一个品牌的优劣取决于制造商是否坚守严格质量控制的承诺,并实践在对所生产的成品进行各种详细的测试,如重金属检测、崩解测试、微生物以及活性成分的测定。

您所选购的保健品或补充剂必须标示着马来西亚卫生局属下的国家药品管理局检验与通过后的注册号码和防伪镭射标签。最后,如果服用这产品后,您身体没有出现任何不适应的征兆并发挥其预期的效果,那您可以继续服用。切记 —— 如果一个品牌的产品价格比另一个品牌的更为便宜,而且含有相同或类似的成分,这并不代表这便宜的产品是最经济实惠的。

问题九:儿童和孕妇是否可以安全服用草药补充剂?

孕妇和儿童服用草药补充剂的安全性取决于草药的类型、剂量和服用草药的原因。在为儿童配药时,必须先征询合格中医师的意见。在一般正常的情况下,应从低剂量开始,然后循序渐进地增加使用剂量,以三天时限为准。在孕期,孕妇都应该谨慎使用任何一种药物,包括草药,除非有医生的建议。

问题十:何谓GMP?

GMP是英文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 的缩写,中文的意思是“产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 ,或是“优良制造标准 ,是一种特别注重在生产过程中实施对产品质量与卫生安全的自主性管理制度。这项由马来西亚卫生部引用的标准,是一套适用于制药业的强制性标准, 要求生产企业应具备良好的生产设备,合理的生产过程,完善的质量管理和严格的检测系统,确保最终产品的质量符合法规要求。一家公司还可以通过设立自家内部质量控制实验室及采用国际公认的ISO质量管理体系来管制产品的生产过程,以获得更深一层的认可。

问题十一:进口品牌是否比马来西亚本地品牌更为优质?

马来西亚医药保健制造商都必须获得《产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执照,并经由马来西亚卫生部批准,以确保所生产的产品持续维持其安全性。实际上,即使在一些先进国家,如美国和日本,并没有法制规定草药补充剂的生产不许符合GMP标准,这可能会对产品生产的质量有直接影响,甚至可能导致劣质产品流入市场。总的来说,并不是所有的进口品牌比本地品牌优越。

问题十二:我们多快能够体会到草药产品或补充剂所带来的效益?

草药含有丰富多样的天然化学物质化合物。一些草药在食用后很短的时间内就会有明显的效果。例如,姜根(生姜)或薄荷叶(Mentha piperita)茶在传统医学中有健胃和祛风的作用,可以促进消化系统的健康。饮用姜茶或薄荷叶茶能够起到缓解和镇静的作用。麻黄 (Ephedra spp.)可以帮助扩张支气管,通常在服用后的10至20分钟内就马上可以感受到平喘的效果。基本上相同的还包括了所有含蒽酮 (anthrones)的草药,如大黄根 (Rheum spp.) 或鼠李皮(Frangula purshiana),在服用后半天内就可达到润肠通便的功用。

其他草药可要在数天或数周持续服用后才会有明显的效益。例如,持续服用缬草根(Valeriana officinalis)萃取精华已经被证明可以改善睡眠。(4) 至于用来促进前列腺健康的锯棕榈 (Serenoa repens),要在持续服用12至18个月后才能发挥显著的功效。然而,其他草药,如那些富含抗氧化剂的草药,却在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改善您的健康。总而言之,草药发挥疗效的准确时间取决于许多因素。各个草药发挥药效所需的时间均以过去已进行的临床试验研究报告的结果为依据。

尽管如此,研究报告结果仍存在着不一致性。和大多数药物一样,草药也可能对每个人的影响各不相同。因此,按逻辑思维来说,草药能否达到预期的效果取决于以下因素:
1. 草药成品中的药性成分含量
2. 病势的轻重
3. 个人的整体健康状态
4. 草药补充剂的品质
5. 服用时是否严格遵守所推荐的剂量

最重要的一点是大家要记住草药补充剂一般上不会马上见效,反而会在持续服用一段时间后才渐渐发挥效益。

有鉴于草药在相对较少或完全没有副作用的情况下发挥长期效益,耐心等待其效果也是值得的。

问题十三:是否应该告诉我的医生, 目前正在服用草药或草药补充剂?

当然!您都应向他们说明您现在所服用的药物或补充剂。此外,身为您的健康护理提供者的医生,他有责任权衡利弊,监控你所服用的药物,以确保用药的疗效性和安全性,并避免草药与药物合用后所引起的交互作用。此外,您也不妨向合格的草药医学家咨询他的专业意见。

参考文献:

  1. Akerele, O. 1992. WHO Guidelines for the Assessment of Herbal Medicines. Fitoterapia 63(2):99-104
  2. Schultes, RE and RF Raffauf. 1990. The Healing Forest.
  3. Farnsworth, NR. 1993. Relative Safety of Herbal Medicines. Herbalgram 29.
  4. Leathwood, PD, et al. 1982. Aqueous extract of valerian root(Valeriana officinalis L) improves sleep quality in man. Pharmacol Biochem Behav 17(1): 65-71
  5. Bach, D. and L. Ebeling. 1996. Long-term drug treatment of benign prostatic hyperplasia-results of a prospective 3-year multicenter study using Sabal extract IDS 89.Phytomedicine 3(2):105-111